當前位置:首頁 >> 文體 >> 正文
山坡上的一萬只紅燈籠
榆林新聞網 www.axxuti.tw 2018-10-15 09:59 來源:榆林日報 作者:李光澤
【字體: 打印本頁

  秋風脫掉了棗樹的綠衣裳

  山坡上就掛起了一萬只紅燈籠

  也許你看到了吉祥的燈光

  而我的內心卻像秋水一樣冰涼

  作為棗樹的好兄弟

  我真切地感受到了它們的悲傷

  從寵兒到棄兒是它們的宿命

  每一棵棗樹都在劫難逃

  山坡上的紅燈籠

  是一萬只被焦慮燒紅的眼睛

  它們看不懂世界

  也看不懂見異思遷的人心

  我想為每一棵棗樹都鞠上三躬

  它們像鋼鐵戰士一樣

  守望著腳下的土地

  比村里的人忠誠一百倍

  被主人遺棄的紅棗

  變成了山坡上的一萬只紅燈籠

  它們注定會被一場大雪活埋

  最終變成地里的一把臭肥

  山坡上的一萬只紅燈籠同時亮起

  那是棗樹集體表演的最后一個節目

  它們是在為離家出走的棗農叫魂

  也是為自己舉行一場觸目驚心的葬禮

  老家的同盟軍

  荒草遮蔽了我們回家的路

  遮蔽了我家的土院子

  還有院子里那一合廢棄的磨

  荒草勢不可擋

  我和我的父母集體失語

  我們真的無話可說

  大黃蜂在大門上安了家

  燕子在窯掌安了家

  而且蜂窩美得能氣死一窩匠人

  燕窩同樣精美絕倫

  黃蜂和燕子占領了我們的家園

  它們如此逍遙

  就像一個小偷偷了主人的東西

  還要坐在沙發上喝一杯咖啡

  一群蝴蝶在草叢里練習舞蹈

  一些不知名的蟲子在草叢里撒歡

  我們的家園是小動物的樂園

  我和我的父母成了來自遠方的客人

  黃蜂 燕子 蝴蝶 蟲子

  一群天兵天將和荒草結成一支同盟軍

  侵犯了我的家園

  就像歷史上的八國聯軍

  侵犯了我的祖國

  荒草有多么茂盛

  我的家園就有多么荒涼

  同盟軍有多么放肆

  我和我的父母就有多么無助

  草帽底下的葬禮

  三伏天居高臨下

  把父親網在其中

  父親在一只草帽底下

  踏遍地頭

  鋤頭在舉行一場痛快淋漓的葬禮

  豬耳朵草和貓咪咪草倒下一地

  汗珠珠和淚蛋蛋灑下一地

  父親便英雄般歸來

  兩只闊大的腳板

  把正午的陽光踩在腳下

  叩拜土地

  一把上了年紀的镢頭

  從墻頭扛到地頭

  切開黃土

  紅薯三五成群坦露在腹地

  像懷胎十月的嬰兒

  讓老實巴交的父親

  深深地鞠一躬

  把紅紅的果實揣在懷里

  默默地歌唱

  而那把上了年紀的镢頭

  是一桿勝利的旗子

  立在秋天的陽光之下

  以舞蹈的形式

  叩拜這塊土地

  在午夜開鐮

  黃毛風在午夜響起

  把父親的老臉揉得皺皺巴巴

  把父親的心腸揉得起火冒煙

  谷穗與谷穗互相廝摩著

  分明是一群遇難的兄弟

  在遠方抱著頭思念鐮刀和場院

  父親說侍候莊稼的人

  二月里祈求陽光

  五月里祈求雨水

  而今夜在大風中簌簌落下的

  不是農人的希望又是什么

  走出深深庭院

  在午夜開鐮

  父親把一大片谷子連根放倒

  就跪在地頭一言不發

  就捧著谷穗放聲歌唱

  就對著老天淚流滿面

  矮小的母親

  母親習慣于坐著

  或者蹲著

  她不愿意

  顯得比家里的任何一個人高

  于是她看起來十分矮小

  比父親矮小

  比所有的兒子矮小

  甚至比她的孫子們矮小

  可是我一閉上眼睛

  就知道母親是用來仰望的

  她跟我家的屋檐一樣高

  柴草垛子

  心虛的時候

  我就去尋找柴草垛子

  看見那些玉米稈子

  葵花盤子

  那些高粱穗子紅薯蔓子

  那些杏樹枝子

  棗樹葉子

  我就會變成一個飽滿的人

  心涼的時候

  我就去投靠柴草垛子

  把眼睛一閉

  就能看見一個摟柴的女子

  看見一個泥糊的灶膛

  看見一只煽風點火的風箱

  就感覺自己是一個被煙熏火燎的人

  是一個溫暖的人

分享到:
正在加載評論列表...
Copyright 2009 www.axxuti.tw, All Right Reserved ICP:陜 ICP備05008596
中共榆林市委宣傳部|榆林市新聞工作協會|榆林日報|榆林電視臺主辦
新聞熱線:0912-3260005  傳真:0912-3230128  陜西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29-63907150
投稿信箱:[email protected] 投稿QQ:247629337 技術QQ:1654131212
3d预测澳客网